欢迎访问男士时尚网--男人帮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泡妞 > 把妹案例

真实口述:我和邻居家美女的激情性爱故事

导读:表嫂,别哭了,留点液体吧,待会儿下面还需要呢。这是我说的话,就这么一句话,很简单的一句话,没想到,表嫂子就破涕为笑了,还娇嗔着轻捶了我一拳

不过这事还是很玄的,万一我的琢磨是不正确的,那可真叫表嫂子见笑和见怪了,万一还被表哥知道,万一再被其他亲戚们知道了,天那,何止一个天崩地裂,那就会像是看见了萨达姆去美国做总统了那般令人咋死皮。  不过话说回来,很多事就得去冒冒风险,人们不是常说嘛,风险越大收益越大,是吧,男子汉大丈夫,想得出就得做得到,是吧,区区一个表嫂子,我就止步不前了,那还算是个男人吗,如果就连这点勇气都没有,我以后还怎么去追求张柏芝呀。  于是,又一个寂寞得让人只想要小便的晚上,我敲响隔壁表嫂子的房门,里面传来了表嫂的应答声,问我有什么事,我说没什么事,想找表嫂子聊聊天,表嫂开门了,对着我笑了,那个笑容太妖媚了,那一刻,我终于知道叫做“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”了,我呆了,看呆了。

表嫂注意到了我的失态,她也没有说话,只是这么洋溢着笑脸,任由我的目光将其捕捉,任由我的思绪将其污染,我知道我逃不掉了,我已经成为了一个俘虏,我的思想已经不再属于我,我的身体早就不听使唤,暴露了我的一切欲望,表嫂看见了,当她低头的时候,她看见了,看得一清二楚,看得明明白白,看得她也呆住了。  估计她没想到,她的一个笑容竟然让我如此反应剧烈,她更没有想到,30岁的她在我眼里还是这么的迷人,这么的令人抓狂,我想,那一刻,表嫂应该是满足的,心理上的满足,我是不是还应该给她更大更全面的满足的,不止是心理上,还要包括生理上的。 于是,我将表哥的影子踢出了我的脑海,现在,我的眼里只有你,我亲割的表嫂,你就是我的神,你就是我的灭火器。其实,我们什么也没做,为什么呢,因为我还是觉得那样做不合适,毕竟我们还要住在一起的,我的理智在最后的关头挽救了我失足的灵魂,表嫂似乎有些意外,不过她也逐渐恢复了理智,一时之快实在是代价不小,我们都是成年人,都很清楚这一点。  不过,你千万别以为表嫂的诱惑就此终止了,这才刚刚开始,从那次以后,只要是表哥不在家的日子,表嫂永远是衣衫单薄,薄得可以看得见里面的一切,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我是被允许了的,只是我们都没敢踏出那最后一步,其实,也是很简单的一步,也许是鬼门关,也许是天堂,也许只有进去之后才会明白。 于是,表哥出差回来的第二天,我提出了这个建议,表嫂的反应倒是显得很镇静,反而是表哥立即提出了坚决的反对意见:这怎么行,你在这儿住怎么了,能嘛非得出去另外花钱租房子,这事儿不必再说了。说完,表哥便去休息了,表嫂也跟了进去,留下我一人在那里左右为难,My God!我亲割的表哥,你再这么挽留我,我会对不住你的。  一周后,表哥又要出差了,听说这次又将是半个月的时间,天那,半个月呀,那对我来说会是一场漫长的煎熬,要知道,表嫂是那么的幸福感撩人,那丰满的臀部,那结实的大后脑,那挺拔的胸部,每一样都是魔鬼,都是道行很深的魔鬼,它会完全的、彻底的、惨绝人寰的吞噬我的理智和伦理道德心,小生我自知修为甚浅,是绝对不可能再一次抵制住这样的诱惑,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。好吧,我决定了,不管了,我要先斩后奏,我决定要趁表哥不在家的时候,哼哼!哈哈哈哈,我自个儿搬出去住。 上次被表嫂子见证过了,这次却无意又被搬家工人见证了,他们惊讶了,他们停住了手中的活儿,他们都盯着我的下半身,我都被他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。突然,他们放下了手中的东西,纷纷往门外挪动身体,动作缓慢,脸上还挂着奇怪的笑容。  也是似笑非笑,很别扭,我纳闷了,我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。不好意思,我们有事要先走了,就不帮您搬家了,再见!说完,他们“滋遛!”一下全跑光了,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他们似乎很害怕,他们到底在怕什么呀,我的长相不是那么恐怖吧。当我再次低头看到自己隆起的小帐篷的时候,我明白了,终于明白了,我KAO,老子不是那种人,老子并非玻璃,老子绝对不会对着搬家工人硬起来的。哎,但是事实上,我确是当着搬家工人的面硬起来了,误会呀,绝对的误会呀,My God! 没办法,那得去安慰一下,毕竟表嫂是因为我而哭的,当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而流出液体的时候,那她不是深割这个男人,就是深深怨恨这个男人,我搂住表嫂的双肩,我们一起坐到了沙发上,表嫂将头轻轻地靠在了我肩膀上,任由那炙热的液体流遍我的全身,怎么这么多呀,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看来不假。   表嫂,别哭了,留点液体吧,待会儿下面还需要呢。这是我说的话,就这么一句话,很简单的一句话,没想到,表嫂子就破涕为笑了,还娇嗔着轻捶了我一拳 不行!不行!我不能对不起表哥,这事如果让表哥知道了,还不是该天崩地裂了,但是,但是,我此刻如果放弃,我又会对不起面前的表嫂,她似乎是那么的期待,她似乎已经期待很久了。  我的身体已经背叛了我的理智,已经将最原始的欲望表露无遗,表嫂看见了,也笑了,笑得眉目含情,笑得让我心旌动摇,我顿时感觉到整个屋子里像是弥漫了幸福欲的味道,每一下的呼吸都让我更硬朗一分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知道自己完了,阵地就要在今日沦陷了 她收紧了脖子,将胸部往前大幅度的挺起,她曲起了双后脑,我的手指在继续游弋,一会儿在高峰之上,一会儿又在深渊之内,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跳动,我知道自己的欲望已经不可抑制,我快要爆发了,而此时表嫂也开始有些痉挛起来,我能够感觉到她高潮将至,我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气息。  我目睹了一场剧烈的颤抖,我惊讶于女人那最后的几次收缩,表嫂突然伸手挽住了我的脖子,将我拉入她的怀中,她的身体很烫很烫,她抱紧了我,用嘴咬住了我的肩膀处,很用力,很用力,很久,很久,直到身体的颤抖稍息,直到她慢慢放松收紧的双后脑,我发现她的双眼已经完全迷茫。 23岁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,我终于知道,自己并不是一个私生女,爸爸和妈妈也没有书写琼瑶版的大割大恨。结束两年的平淡婚姻,妈妈便带着刚满周岁的我由北京回到老家济南。那是我漫长成长的开始。这些都是成告诉我的,在妈妈去世的前三天。那是我与成的第一次见面,他是妈妈故事里的真正主角,也是我的。
分享到: